费钱费力还不讨好,带亲戚旅游是年轻人最惨痛的一堂课,“带亲戚旅游第一天,我累到人没了”

图片
假期里,如果在景点看到五六个大爷大妈、跟在一个年轻人后面走的情形。
别误会,那个身上挂了三四个水瓶、面如土色的年轻人,并不是什么高端私人团的精英导游。
他或许只是一位,被抓来领着长辈旅游的“壮丁”。
车票、酒店、攻略、景点、导航、餐饮、购物……没有他们不能做的,只有长辈们没想到的。
这几乎可以被归类为旅游界的特殊工种。
图片
在被誉为“花学”的旅游综艺《花少》第二季中,井柏然当导游,曾经历团员吵架、干活没人帮忙、住宿分配争执等多项难题。
而带长辈出游的年轻人,个个是民间井柏然。
01
领着长辈旅游,重点不在旅游,而在“领着长辈”
可能是某个节假日前,父母一段60秒语音发过来,告知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”:
“假期一起出门玩吗,你大姨/伯伯也去,你有空做个攻略吧。
同行长辈,从亲戚,到妈妈的广场舞友、爸爸的牌友钓友不等。
也可能是某个加班的夜晚,外地上班或上学的你被告知:
“某某要到你那玩一下呀,你接待接待嘛。
简而言之 ,给爸妈及其亲朋好友,当个导游。
图片
当事人的思绪,此时往往会很复杂。
一方面,内心深处的责任心激烈涌动。

图片

想想现在各种景点预约、抢票、攻略对长辈们来说的确不简单。
他们或许真的需要年轻人领着、到处看看,不至于被劣质旅行团、黑心景点坑骗。

另一方面,旅游是出了名的人性角逐、无声历练。
更别说,这种长辈“委派”的导游任务,往往从一开始就暗潮汹涌。
图片
杭州工作的大江,一名专业“家族导航员”。
走过5次断桥,旅游App里有3次西溪湿地门票的订单记录。
站在苏堤上向亲戚介绍雷峰塔历史时,身后总会有几个游人悄悄靠近,以为自己在蹭旅行团导游的景点介绍。
无他,唯嘴熟尔。
在他眼里,家庭群里一连串冒着红点的语音,就像是多年前,小学成绩单上用红笔勾勒的分数。
没有一对父母能拒绝,在家长会上“漫不经心”地打开高分成绩单,接受周围家长几句客套奉承的诱惑。
图片
“给外公背个圆周率吧,我们马上要突破两千大关了”
旅游,则是一种变相的成绩单。
少年时期秀成绩,成人时期秀成熟,把一趟旅行安排的妥妥帖帖,无疑是展现自家闺女儿子、长大成人的标志。
“我家孩子,学习都不怎么需要管的。”
“我家孩子,大大小小的事都处理可好了。”
你看,一脉相承。

图片

主动被动、自愿非自愿,在这是分不清的。
觉得带长辈旅游会玩不开,担心太累是真的;出于人情世故又或是责任感,认为需要去承担也是真的。
不论心理斗争如何纠缠,面子薄的年轻人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份任务。
图片
据我观察,处于这类困境的朋友大多年纪不大,二十岁左右。
正处于精力旺盛、还没组建家庭、能使唤得动的“黄金期”,介于乖学生与冷漠成年人的阶段间。
再加上90后95后普遍社恐,连拒绝,都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命运的齿轮,由此开始转动。
旅行当中最怕“随便”的人。
但不好意思,长辈们或碍于面子,或的确没什么想法,大多会慈祥地告诉你:
“随便,我们都可以。”
图片
随便随便,随哪个档次的便?
这往往会令内心不够强大的“旅游壮丁”们,订票的手微微颤抖。
某一瞬间,会觉得自己就像《甄嬛传》里的内务总管。
隐约地察觉,订什么酒店、把预算控制在什么价位、景点有什么偏好都是一门学问,不亚于内务府给各宫娘娘分月例。
社畜闫一就在第五次听到同游的阿姨吐槽饭菜普通时,并教育自己“年轻人不能束手束脚”时, 手指脚趾都狠狠蜷缩了一下。
碍于晚辈身份不好反驳,只好在心里呐喊:
“有本事下次叫你儿子来当导游啊。”
02
旅行乍一看是游山玩水,可在多人旅行中,最大的难关依旧是人际关系、是人情矛盾。
“带长辈旅游”这一工种的复杂之处便在于,说是同伴,却要承担导游、摄影、翻译等种种责任。

图片

说是导游,大家却又不是简单的雇佣关系,矛盾与意见没法敞开了说。

图片

家族出游,十多人,大伯要求给小孩准备儿童餐,姨夫表示不愿吃大家预订的特色菜,舅妈嫌酒店卫生间太小想换房间。
这时候,谁的需求优先?
有时大家会期待着,辈分最高或年纪最大的那位,出来做个决策。
可更多时候,大哥大或大姐大也只是嘴上打个不痛不痒的圆场,场面继续僵持。
图片
再加上晚辈与长辈的身份,年轻朋友们在“服务”上可能要比导游还尽心尽力,同时也更累。
图片
毕竟出游的人一多,连指挥都成问题。
一会儿你往东,一会儿他往西,大家都是成年人、也不好严厉规定就在原地不许动。
一群人七嘴八舌起来,谁也听不见谁。
图片
大家往往压力很大,又得当无情付款机,又得当全能导航仪。
一不留神,就背负上不小的心理压力,生怕长辈不满意。

图片

在伦敦留学的阿静,从来没想过,自己口语水平突飞猛进的机会,是带一堆来旅游的亲戚去购物、与导购疯狂交涉。
包要什么材质、什么花色,衣服要哪种领子、哪种剪裁,香水要哪种香调、哪个系列。
大量专业词汇都得现查现说,一直逛到了夜里九点,住在伦敦郊区的阿静还不好意思提出自己得回去了。
担心“照顾不周”“丢了面子”
图片
与此相对应的是,被挑剔“安排不周”时,当事人往往有种心血没被理解的委屈。
办公室里干练的祁姐,自己大学时差点被来旅游的姑姑气哭。
她盘算好了一天的景点,不少自己也没去过,以为能来场舒心的家庭出游。
结果第一天夜里,姑姑开始对第二天安排的行程挑来挑去,这也不想去、那也不想去,“怎么没安排去xxx景点啊?”
当时祁姐的泪水就到眼眶了,还好祁妈和女儿站在统一战线上,怼了回去。
这种家庭出游,要是爸妈也开始附和指责,当事人的心态得崩的彻彻底底。
图片
东哥开始工作时,他找了个装潢典雅、自认为有点档次的菜馆,给来旅游的父母及其朋友请客接风。
几个月后,爸妈突然提起这茬,说“东东那次的饭是吃的有点寒碜”。
东哥反应如图所示——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
哪里是旅游,这明明是来来来、让社会给年轻人上堂课。
东哥忍不住地想,这种纠来缠去的旅游到底为了什么呢。
为了给平淡无奇、得过且过的人际生活,扔几串炮仗吗?
03
哪怕没有复杂的人情瓜葛,在旅行中,长辈晚辈之间的步调也很难一致。
不同代际的旅游偏好,往往不一样。

图片

那些年轻人看不上的游客打卡专用、写着红色毛笔大字的石碑。
长辈们偏要排队十分钟,上前留下自己与“禅”“天涯海角”“钟灵毓秀”的亲密合影。
你想着找个小众景区,闲庭信步地逛一逛;长辈们却乐意挤在故宫太和殿下,数一数广场上有多少个导游小旗子、多少个旅游团。
图片
读者小宫带着几个姨婆,坐摆渡车去一个自然景区,好山好水还有小动物。
车开到山顶,小宫满心期待着慢慢下山、亲近大自然。
结果姨婆们对山顶上的蹦极更感兴趣,准确地说,是对蹦极的人感兴趣。
姨婆们谆谆善诱,同要蹦的人唠嗑加油打气。
最后那些人全部鼓起勇气跳了下去,心满意足的姨婆们,带着一脸懵逼的小宫快乐地坐摆渡车下山。
图片
@大连老湿王博文
年轻人想逛的美术馆、艺术展、网红小店,在长辈眼里“一点意思也没有”。
而长辈们热衷的景区演出、几面镜子拼成的“天空之境”、仿古商业街,年轻人也未必感兴趣。
更别提体力、精力上的差异。
要么长辈容易累,晚上绝对无法逛景点,白天也得走走歇歇。
要么年轻人更虚,从泰山顶走到半山腰早已两股颤颤,长辈们谈笑风生。
图片
旅游,和亲近、不必客气的人一起玩才快乐,这说法的确没错。
可就像前文提及的,领着长辈出门玩,在现实生活中很可能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要求。
或出于晚辈长辈之间天然的关系不对等,难以拒绝。
或出于人情世故上的考量,怕拒绝后,会让父母难堪。
有时你只能妥协接受、给自己做好心理预期,这趟旅行,注定不会像和同龄人出行那般自在。
图片
不过换个角度来看,纠缠的心态反而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特有的表现。
18岁前,大多数人习惯于依赖父母;
30岁后,不用提,人们也会习惯承担起照顾长辈的责任。
20岁左右的年轻人,恰好处在由被保护、到保护者的责任交接期。
既意识到,回应长辈的一些期待、带他们在身体不错的年纪多看看世界,是需要去面对的责任。
但又受制于自身的稚嫩,不懂如何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,预期落空时大受挫折。
图片
如果遇上有些烦人、挑刺的长辈,实在不愿当这次导游,想找个体面、不冒犯人的拒绝方法。
这有一个Vista井柏然的珍藏秘诀,破财免灾。
首先需要渲染,自己的工作实在太忙、脱不开身,一离开公司利益、个人利益都会损失的惨状。
再主动提出帮忙付钱订景点、订餐馆。
既给了父母一个台阶下,“哎呀孩子工作忙,正在事业上升期”这种话说起来还有点凡尔赛。
又算是主动安抚了长辈,不至于太冷漠,还规避了长辈们下次再来的可能性。
大多数中国长辈,不会好意思让二十左右的晚辈太破费。
奋斗吧,壮丁们。
愿你们这次五一假期风平浪静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365网摘费钱费力还不讨好,带亲戚旅游是年轻人最惨痛的一堂课,“带亲戚旅游第一天,我累到人没了”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