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吹小号的小男孩怎么被选上的?

在国旗传递的同时,一名小男孩站在旗杆下,用小号吹响了嘹亮深情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小号手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未来科技城学校,名叫朱德恩。“在选拔小演员时,总导演首先要求专业水平过硬,然后希望年龄尽可能小一些。”北京师范大学舞蹈系主任张荪说,“小朋友的天真、他认真努力的表达、他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状态,都是成年人的世界里很难具备的。”
这名小号手经过了整个北京市乃至全国范围内的层层选拔。以北京市为例,“前期阶段,我们联系了市教委,了解哪些学校有吹奏乐或管乐的队伍建设,通过设定一些曲目,考察孩子们在情感和技术两个层面的呈现。”包括张荪在内的主创团队实地走访了许多学校,远郊的孩子则可以录制视频参加选拔,中央音乐学院、中国音乐学院等院校的老师也从更加专业的层面进行了整体性推荐。综合各种考量,3位小演奏家最终从上百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。
“我们也想过,小演员的年龄能不能再小一点,或者干脆到幼儿园里找?”选拔过程中,张荪也学习了很多,“后来,音乐老师告诉我们,小朋友存在换牙的问题,他们必须等到恒牙都长出来,才能进行吹奏,如果缺一颗牙,音准就把握不了。”
“对孩子们来说,竞争真的是个很残酷的过程,连大人们看了都觉得于心不忍。”分场导演陶雯婷说。开幕式当晚,朱德恩小朋友登上舞台。小号声响起的瞬间,全世界观众的目光都落在这个稚嫩可爱的孩子身上,但在镜头之外,另外两名一路走来的小演奏家注定要留下一些遗憾。
包括陶雯婷在内的所有主创,都希望一次竞争不要给这两个孩子带来太多困恼,或是因此损伤了自信心。他们同样非常优秀:9岁的刘浩然同学就读于朝阳区花家地实验小学,学习吹小号只有一年多的时间,表现已经相当出色;13岁的梁桐同学从三年级起开始跟随著名小号演奏家朱光教授学习,曾在多个国际比赛中获奖,去年以专业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。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吹奏部分的时长为1分多钟,专业难度不算很高,但它要求的感情深度,孩子们理解起来有些困难,为此,日常生活中,刘浩然的妈妈郝冬媛、梁桐的爸爸梁彦秋想了许多办法。“孩子从出生后,我就没有离开过他。”郝冬媛会让孩子试着把宏大的“祖国”理解成妈妈,去不断接近“一刻也不能分割”描述的赤子深情;梁彦秋给孩子讲了很多关于祖国、关于成长的故事。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校长娜木拉教授的一段话让他印象深刻,“她告诉孩子们,学习就是为了祖国,没有强大的祖国,哪有安安静静的教室来学习?”演奏时,梁彦秋会让孩子努力“带着感恩的心情”。
作为家长,郝冬媛和梁彦秋都非常注重对孩子的心理疏导。“我们希望孩子有一颗平常心,能参加这次活动、能得到人生的收获是最重要的。”郝冬媛说。好在,刘浩然小朋友一直是个懂事而性格平和的孩子。比他大几岁的梁桐,有时候更加敏感。几次排练上场时,他发现没有给自己绑上号旗,便猜测自己可能不是第一人选,有些沮丧。“中国这么多人,吹小号比你好的也有,能参与这次活动,我们就为你感到骄傲。结果顺其自然,过程是最大的锻炼。”梁彦秋对梁桐说。他还鼓励孩子拿出大哥哥的担当来,“很多小朋友都比你小,你要做个表率,帮助老师保持好现场的纪律。”
虽然没有登台,但为了确保开幕式的万无一失,2月4日当天,两个孩子依然起了大早,准时来到鸟巢做各种准备。“大型活动要考虑很多因素,没有入选,不代表孩子们不优秀。我相信,他们将来都能成为了不起的演奏家。”陶雯婷期待,能有更多人给予这两位幕后小英雄鼓励。(北京晚报 记者高倩)

转载请注明出处:365网摘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吹小号的小男孩怎么被选上的?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